用画笔为中国人造像

积极探索将中国传统的美学观念与欧洲古典油画技巧结合起来,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。《塔吉克新娘》《狱中瞿秋白》《医生》《八大山人》《晚年黄宾虹》等作品成为中国当代油画的杰出代表。他,致力油画艺术的“中国化”,开启了中国油画的新境界.作品在当时国内的画坛引起轰动,很多人认为,我开启了中国油画的新古典主义,但事实上这只是我深入基层生活并借鉴国外油画经验的最后呈现。创作“中国特色”的油画各门类的艺术只有扎根于我国古老文化的精髓中,才能焕发活力,绘画当然也不例外。油画来源于西方,如何将油画艺术“中国化”是我国诸多油画艺术家思考的问题。很写意的水墨跟油画融在一起是有难度的,因为既要有中国的风格,又不能丧失油画的优势。

1955年,我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的油画训练班,担任教师的正是苏联专家马克西莫夫。马克西莫夫很会教学,在教画素描时,他提出要注重结构,也就是注重人的结构、构造。他修改我们的画作准确到位,学生画的一张男人体,经过他的修改,造型、骨骼肌肉的效果立即呈现出来。

油画;艺术;创作;画家;马克西莫夫;绘画;黄宾虹;中国;美术馆;变化

马克西莫夫常在我们面前作画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分住在近郊老乡家里上了一个月的写生课。天气很热,我们午睡起床后看到马克西莫夫穿着背心,背后插一把白布遮阳伞,顶着酷暑高温,正对着巷子里的黄土房子画着。为了抓紧时间画画,他从不睡午觉。俗话说“身教胜于言教”。多年以后,当我画得累了,也偶尔想起当年老师的样子。这段记忆成了我在绘画之路上坚持不懈的动力之一。

1949年,新中国刚刚成立,全国上下百废待兴。当时,我父亲的一位朋友在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工作,那里的学生都是公费就读而且管饭。我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差,因为我喜欢画画,所以父亲的这位朋友就建议我报考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,也就是后来的中央美术学院。入学考试要求每位考生画一张素描,之前我并没有接受过什么专业训练。考试时,我用木炭做笔,将馒头用水打湿当橡皮,就这样画了一张石膏像,最后竟然考上了。进入学校后,我逐渐热爱上绘画这个专业,并视之为我生命的一部分。直到现在,画画仍然是我唯一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人物简介
靳尚谊,1934年12月生。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、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。积极探索将中国传统的美学观念与欧洲古典油画技巧结合起来,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。《塔吉克新娘》《狱中瞿秋白》《医生》《八大山人》《晚年黄宾虹》等作品成为中国当代油画的杰出代表。

画画是我唯一必须要做的事

1954年,“苏联展览馆”在北京建成,展出了很多苏联艺术家的油画作品。当年想看油画的原作是很不容易的,我第一次有机会这样近距离接触油画,非常激动。学校决定让研究生去展览馆挑选自己想临摹的作品,我选了苏联青年画家马克西莫夫的一幅《铁尔皮果列夫院士像》来临摹。世上的事就这么巧合,我仰慕的马克西莫夫以后真的成了我的老师。

他,致力油画艺术的“中国化”,开启了中国油画的新境界;他,专注于肖像画创作,60多年一直潜心勾勒中国人的精神风貌;他,80多岁高龄却始终保持着一位画家的朴素姿态……本期《深入生活
扎根人民——文艺名家讲故事》栏目对话著名画家靳尚谊。

Leave a Comment.